QE政策-经济出现“三低” 欧美央行相继深陷货币宽松分歧-世界上最大的兔子

  • 时间:

中国橄榄球进奥运

因此德國、法國、荷蘭官員要求歐洲央行應將QE作為最後的刺激經濟增長措施,不到萬不得已不應輕易使用。

歐洲央行最新公布的9月貨幣政策紀要顯示,歐洲央行圍繞貨幣寬鬆步伐的分歧驟然加劇——一方面贊成大幅降息的官員嫌9月降息10個基點「力度不夠」,若不是歐洲央行決定從11月起重啟每月200億歐元購債QE計劃,他們將力推在9月降息20個基點;另一方面來自德國、法國、荷蘭的官員則反對歐洲央行重啟上述QE計劃,原因是他們認為QE屬於最後的刺激經濟措施,現在實施為時尚早。

在他看來,相比歐洲央行將在重啟QE與負利率政策方面越走越遠,美聯儲未必會引入負利率,甚至在降息步伐方面頗為謹慎。究其原因,美聯儲認為負利率將導致銀行信貸利潤大降而大舉惜貸,令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大打折扣,而對降息採取謹慎措施,則可以預留更多貨幣寬鬆操作空間應對潛在的中長期經濟衰退壓力。

「這僅僅是表面原因。」他分析說。更深層次的原因,是相比南歐國家經濟復蘇緩慢,德國、法國與荷蘭前些年都經歷不錯的經濟復蘇,因此他們更側重適度放緩貨幣寬鬆步伐以控制通脹上升壓力。此外,這些國家央行官員還認為當前德國等歐洲國家國債收益率已跌入負值,歐洲央行新的QE購債計劃無助於國債收益率曲線變陡,從而吸引大量資本投入實體產業經濟,相應的經濟拉動效應未必能達到政策預期。

儘管反對聲不斷,歐洲央行還是在9月採取降息+重啟QE計劃,表明歐洲大部分國家依然寄希望通過新QE計劃拯救經濟衰退風險。

「這背後,是歐美經濟體都在面臨以前不曾出現過的新局面,即低增長,低通脹與低利率。」上述華爾街大型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指出。問題在於如何有效調控降息與QE重啟步驟,既能起到刺激經濟增長作用又避免經濟陷入通縮困局,以及金融市場出現的流動性陷阱,頗讓歐美央行傷腦筋。

此前,歐洲央行規定,歐洲央行可以購買每個成員國所發行的1/3國債。隨着前些年歐洲央行持續推進QE計劃,目前歐洲央行持有的德國等歐洲國家國債規模已接近這個上限,未來購債空間已經所剩無幾。

未曾發生的狀況巧合的是,歐洲央行並不「孤單」。近日美聯儲公布的9月貨幣政策紀要也顯示,美聯儲官員對未來降息步伐同樣存在嚴重分歧。

BK Asset Management宏觀經濟分析師Boris Schlossberg則指出,這背後,是歐美央行都將面臨一個以前從未出現的經濟狀況,即低增長,低通脹與低利率。如何有效把控貨幣寬鬆政策,既能起到刺激經濟增長作用又可以避免通縮問題出現,正考驗它們的智慧。

「若金融市場對歐洲央行貨幣政策實施效果感到擔心,可能會引發歐洲地區金融市場劇烈波動,令歐洲經濟進一步陷入衰退風波。」Academy Securities宏觀經濟策略師Peter Tchir指出。

歐洲央行的「鷹鴿之爭」歐洲央行內部針對新QE計劃的分歧如此巨大,的確令金融市場頗感震驚。

「這是美聯儲不得不走一步看一步,即根據經濟數據與經濟發展狀況最新變化決定是否加快降息步伐或重啟QE的原因之一。」這位對沖基金經理分析說。由於美國經濟以往從未出現過低增長、低通脹與低利率狀況,因此美聯儲無法根據以往操作經驗制定自身的貨幣政策寬鬆具體步伐。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對此也明確表示,美國經濟與其他發達經濟體都面臨著一些長期挑戰,包括低增長、低通脹和低利率。低利率可能是好事,但當通脹——以及由此導致的利率過低時,美聯儲和其他央行在經濟低迷時期降息以支撐經濟的空間就更小了。

這背後,還是歐美央行啟動新一輪貨幣政策寬鬆周期的訴求不一,相比美聯儲採取預防性降息以應對貿易局勢緊張對本國經濟增長的負面衝擊,歐洲央行除此之外,還得兼顧不同成員國的經濟發展狀況與國債兌付壓力等。

值得注意的是,隨着歐洲央行內部針對重啟QE計劃的分歧加大,金融市場正對歐洲央行實現歐元區通脹目標的能力感到擔心——衡量市場對未來十年歐洲通脹預期的5年-5年期通脹互換利率一度跌至紀錄低點1.11%,遠遠低於歐洲央行設定的2%通脹目標。

「如何彌合歐洲央行內部分歧,正給即將上任的歐洲央行行長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構成新挑戰。」他指出。

記者多方了解到,儘管歐洲央行內部分歧嚴重,多數投資機構依然傾向歐洲央行將會效仿日本央行的做法,在負利率政策越走越遠同時啟動配合國債收益率曲線控制的QQE措施,以避免歐債危機再度發生同時投入巨額QE資金刺激經濟增長。

「不過,歐美央行面臨的更大挑戰,是如何說服金融市場相信自己的貨幣寬鬆政策將產生良好的刺激經濟增長效果。畢竟,越來越多金融機構都在質疑新一輪QE措施對經濟的拉動效應不如以往,反而令歐美央行背上巨額的資產負債,以致貨幣政策靈活性進一步被壓縮,導致經濟陷入更長期的衰退風險。」Peter Tchir指出。

「原以為歐洲央行會一致通過上述QE計劃,沒想到德國、法國、荷蘭官員會投出反對票,他們幾乎擁有1/3歐洲央行貨幣政策話語權。」上述華爾街大型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指出。這些國家之所以反對上述QE計劃,主要原因是新QE計劃將導致歐洲央行突破自我設定的購債限制,令新QE計劃面臨新的法律挑戰。

「更重要的是,隨着金融市場擔心新一輪QE計劃的經濟拉動效應不如以往,歐美央行還得讓市場相信,自己的新一輪貨幣寬鬆步驟能夠儘早帶領經濟走出當前的貿易局勢緊張與增長乏力泥潭。」他強調說。

一位華爾街大型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分析說,歐洲央行內部之所以出現如此嚴重的分歧,主要原因是歐洲國家經濟發展狀況不一,南歐等地區國家鑒於經濟衰退與償債壓力雙雙增加,迫切需要歐洲央行啟動大規模的QE計劃刺激經濟增長並穩定金融市場;德國、法國與荷蘭等國家由於前些年經濟明顯復蘇,更側重放緩貨幣寬鬆步伐以控制通脹上升壓力。

畢竟,不少南歐國家受制於社會穩定等因素,導致其經濟增長嚴重依賴寬鬆貨幣環境。何況隨着全球經濟衰退風險加大導致這些國家償債壓力驟增,它們也希望歐洲央行能大舉購買它們的國債,以對沖金融機構拋售國債潮湧,避免新的歐債危機出現。

繼美聯儲內部在降息步伐出現分歧,歐洲央行也「步其後塵」。

今日关键词:吉林银行遭骗贷